贾跃亭偿还1亿欠款?部分供应商:没收到钱 - 潮流
分类:家用电器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日前,贾跃亭掌控的乐视控股与供应商达成的债务解决额度超过1亿元。乐视移动公司50余家供应商向乐视发来了一封集体签名的感谢函,认为贾跃亭、乐视控股在资金危机下仍认真履行“尽责到底”的承诺够担当,并寄语乐视能迈过难关。 针对上述报道,网易财经今日询问了多位供应商。此前在乐视大厦下面搭帐篷讨债的一位供应商代表称,目前乐视和供应商双方正拿出诚意态度解决债务问题,相信会妥善解决。不过,他并未透露目前是否已经形成具体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此前在乐视大厦搭帐篷讨债的供应商一共有20余家,分别来自浙江、重庆、成都、海南、内蒙古等地,原先主要负责乐视手机的店建工作。乐视移动对他们的欠款金额在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总计欠款3300余万元。不过,这20余家供应商只是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欠款供应商中的一部分。 一位来自重庆的供应商对网易财经表示,贾跃亭为女儿设立信托基金的传闻出来后,乐视方面对供应商表示会解决相应的债务问题。“我们在乐视大厦下面待了很久,他们总得给点说法,我们这次相信乐视会解决这个事情。”该供应商表示,“但是目前并未收到钱,也有派出代表在和乐视方面谈判,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 至于感谢函,该供应商称并不清楚真假,不过他表示,“因为乐视这次确实有态度,当中有人表示感谢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一位来自成都的供应商对网易财经称,“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哪来这个消息,真的是吓人,乱写。”据他介绍,自从股东大会之后,乐视方面并没有任何的还款进展。 网易财经就乐视移动的债务、还款情况及感谢函的真实性问题询问乐视控股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9月15日,有网友曝出在香港偶遇贾跃亭,对此,乐视控股方面表示,此次贾总到香港主要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全力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进一步推进落实方案;另一个是为汽车业务尤其是FF的融资会见投资人,进行谈判。 但这一消息并未能让人信服,事实上,乐视的信用问题已成为焦点。 此前,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曾被列入“老赖”名单。案件信息显示,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在两起案件中分别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立案事件分别是2017年4月13日、3月21日,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立案时间为3月21日。发布时间均为9月7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乐视控股、乐视移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图片 1

北京姚家园的乐视大厦迎来了久违的平静。

两周前,“驻扎”在乐视的讨债者们开始陆续撤离,与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几个月来循环播放着“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高音喇叭。

9月19日,是河南讨债者六筒在北京待的最后一天。前一天,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乐视楼下静坐,在午休了片刻之后,他透露了要回老家的打算。

“等着不是办法,家里都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不能耽误生意,钱要不回来,家里的业务再丢了,赔得更多。”六筒说。

这并不是他往常的态度。一个月前,他给出的是坚定的答案:等。

在六筒离开北京的这一天,有消息称,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50多家供应商达成债务偿还方案,解决额度超过一亿元。乐视控股还对外透露,供应商们向乐视发来一封集体签名的感谢函,认为乐视在资金危机下仍认真履行“尽责到底”的承诺够担当。

不过,多名此前在乐视大厦讨债的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对报道中的债务偿还方案并不了解,至今尚未收到乐视的还款。至于那封感谢函,他们也毫不知情。

“打卡”讨债

9月19日午后,乐视大厦一楼大厅一扫往日喧嚣,显得异常安静,时不时有员工进出大门取快递和外卖,发出轻微的脚步声。

半个月前,这里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大厅被前来讨债的供应商门占领,二十多人躺在各自带来的瑜伽垫上,或交谈或看手机,旁边的喇叭循环播放着他们自己录制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

这些来自河南、浙江、上海、四川等地的讨债者们,从6月开始“驻扎”在乐视大厦,他们大多是乐视移动的供应商。去年11月,贾跃亭承认乐视出现资金问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乐视开始拖欠供应商款项。

在来京讨债前,他们尝试过与乐视沟通,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无奈之下只好“上门要钱”。

这些供应商们在乐视大厦楼下“驻扎”了3个月,这段时间,他们如同乐视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每天早上从旁边的快捷酒店步行到乐视大厦,铺开瑜伽垫,打开喇叭开始“讨债”,但一天下来,除了抽烟、聊天玩手机以外,也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图片 2

此前驻扎在乐视大厦的讨债人 @视觉中国

偶尔也会发生一些冲突。一个炎热的下午,两名乐视员工经过大厅时,因为嫌喇叭里发出的“乐视还钱”声音太吵把开关关掉了,这个动作瞬间激怒了供应商们,几个人从瑜伽垫上一跃而起,大吼“你凭什么关喇叭?”指着对方骂了几句,那名乐视员工忿忿地怼了两句之后坐上了电梯。

大部分乐视员工显然已经习惯了吵闹,有些员工在经过大厅时会用双手堵住耳朵。

7月乐视召开股东大会,供应商们把讨债现场从乐视大厦搬到了会议酒店,保安拉起警戒线把他们挡在门口,但仍阻止不了他们高喊“乐视还钱”的口号,新入主乐视的孙宏斌会后说,“我们这次股东大会就像地下党。”

然而抗议,沟通都没有实质性的结果,一些供应商开始考虑离开。

“再见了北京”

9月16日晚,四川的讨债者老苏在朋友圈更新了“再见了北京”的状态。

老苏是这里的网红之一,因为他的故事足够典型,也接受媒体采访够多——他是这21家供应商中,被欠款最多的。截至8月份,乐视仍欠他近500万。

他不是最早走的,也不是最后一个走的,但他走得有些无奈。据六筒和另一名供应商老傅透露,大约两周前,有关部门派人过来过几次,大意是不要聚众闹事。此后开始有人暂时性撤退,一周前,21家企业仅剩下了7人左右,上周五是正式性的撤退,包括老苏在内的一些讨债者返程回家,而六筒和老傅则休息、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事实上,在8月底,留在乐视楼下守候的人就开始减少。六筒称,他们分了几拨来“镇守”这里。

乐视大厦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讨债的供应商们在上周五就已经将东西全部撤走了。

在离开的前一晚上,六筒和他的同伴们去北京的后海旁遛了遛,直至凌晨。老苏在9月16日晚上离开时发了那条“再见了北京”的朋友圈,往前翻,他已经删除了此前所有的朋友圈,包括那些和乐视相关的,以及老苏老傅六筒等人在天安门的那张合影。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中心手机版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贾跃亭偿还1亿欠款?部分供应商:没收到钱 - 潮流

上一篇:营收114亿,利润仅3千万,净利润率不到0.3%,钱去 下一篇:开黑店牟利 警方查处假冒家电涉案金额1500万 -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