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灵思CEO Victor Peng:建议初创公司不要做人工智
分类:通讯产品

所谓“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来的,其内容是,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而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曾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为了稳固实力和扩大市场占比,赛灵思和英特尔除了升级自身技术和产品阵列外,均在并购和构建生态系统方面加大了火力。

“我建议这些小公司、初创公司做自己擅长的事情”,Victor Peng 说,“不要自己做芯片,而是影响框架,从这个角度去创新,而不是花费数亿资金和2年时间去自己做芯片”。

另外,从赛灵思最新财报来看,其20nm/16nm工艺UltraScale系列、28nm工艺7系列和Alveo加速卡等等高端产品(Advanced Product)产品,在上一财季为赛灵思带来了近2/3的收入。

以日前收购的深鉴科技为例,Victor Peng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就很走运,我们帮助他们快速把技术推广到业界,而不是需要他们自己去融资。

图片 1

2015年,时任英特尔CEO的科再奇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没有实现光速之前,就不会到达物理极限。相信摩尔定律还有长远的发展,可以期许十年之后的未来。“我们相信摩尔定律接下来依然可以持续几代,至少十年”。

这家主要做服务器和存储连接方案的网络设备供应商,几乎覆盖了包括网络控制芯片、网卡、交换机、软件等在内的各类数据中心网络产品,全球前十的大型公司有九家都选用了Mellanox的方案。无论谁最终将Mellanox收入麾下,都将为自己的数据中心硬件业务增添了一双有力的翅膀。

FPGA行业的双寡头地位。当前全球共有60多家公司出资数十亿美元试图在FPGA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但全球FPGA市场目前基本处于双寡头垄断市场,Altera和Xilinx两家公司合计占有90%的市场份额,其中Xilinx出货量约占市场总额的50%。其在28nm、20nm、16nm这些高端FPGA市场占有绝对优势,且FPGA的较多专利限制及较长的开发周期特点,可使Xilinx逐渐巩固其优势地位。

今日英特尔发布的全新Agilex FPGA则采用英特尔10nm工艺、新一代HyperFlex架构、嵌入式多芯片互连桥接封装技术等英特尔自研多项创新技术。

赛灵思公司是All Programmable FPGA、SoC和3D IC的全球领先提供商,主要提供设计、开发和销售完整的可编程的逻辑解决方案。公司于1984年2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注册成立,于1990年4月,重新在特拉华州注册,以每股10美元的价格上市。

图片 2

FPGA双寡头之一,赛灵思

2、FPGA生态战升级,两大巨头瓜分天下

文章来源:新京报

英特尔在2015年收购当时的FPGA界“二哥”Altera后,成立了其FPGA业务部门——PSG事业部,因此从2016年Q1英特尔的财报才开始呈现FPGA业务情况。尽管英特尔PSG在季度间的营收稍有波动,但从整体财年营收来看,其FPGA相关业务的收入亦在平稳上涨。

图:赛灵思公司2016年产品占有率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两家公司都在去年7月宣布了新的收购案,而且公布日期相隔不过5天。

10月16日,在赛灵思开发者大会上,该公司CEO Victor Peng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小公司没有资金去开发和实现量产人工智能或者其他新类型的芯片,因为巨大的研发成本对所有想要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都是挑战。

eASIC探索了一条在FPGA可编程和ASIC高性能优势之间的折中路径——结构化ASIC产品,据称性能功耗都更接近ASIC,同时成本约是标准单元的1.5-2倍。

赛灵思近来调整了公司定位,从FPGA产品拓展至更多的产品组合。在大会上,赛灵思高层在演讲中提出,芯片设计周期已经远远追不上创新速度。Victor Peng告诉记者,摩尔定律对整个行业不像过去那么有用了。

总体来看,FPGA在技术、市场和模式玩法方面都在稳中有序地改变,赛灵思和英特尔都在挖掘FPGA在快速部署方面的上升空间。

图:赛灵思各部分收入占比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在他看来,过去摩尔定律下,每一代芯片都比上一代提升了15%到20%,而现在产业希望芯片性能翻倍增长,甚至几何级数增长。“摩尔定律已经消亡”,除了英特尔这已经是产业的共识。

FPGA可重构性、高效、低延迟、低成本等优点迎合了多种新兴市场对更灵活的硬件资源的需求。从一个独立的单一硬件个体,到与其他硬件协同作用的系统化整体解决方案,FPGA的应用边界不断扩展,它逐渐在半导体市场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图片 3

FPGA和GPU一样具有并行处理的能力,在硬件固定的情况下,允许用户根据需要的逻辑功能对电路进行快速烧录,并通过升级软件来实现自定义硬件功能,最终实现灵活的、可再配置的、低延迟的加速。

公司采取多元化战略,目前产品终端市场覆盖:通讯与数据中心,工业、航空航天与国防,广播、消费和汽车等领域。主要收入来自于通讯及数据中心市场,其次是工业、航空航天与国防,广播、消费和汽车最少,是公司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

显然,对于赛灵思和英特尔来说,中国市场是必争之高地。

近年来,全球FPGA市场规模维持在50-60亿美元左右,长期被赛灵思、Altera、Lattice、Microsemi四大巨头垄断。

四、上升期的FPGA:技术、市场、模式之变

图片 4

2、双管齐下的英特尔:独立芯片与协加速器齐飞

在技术方面,近十年来,FPGA并没有出现质的突破,行业垄断已经形成。赛灵思和英特尔Altera拥有绝对的垄断地位,二者的专利加起来超过6000项,覆盖到大多数FPGA架构和核心电路、应用方案,而且这一数量还在持续增加中。

作为FPGA的开山鼻祖,尽管赛灵思长期镇守着FPGA业界龙头的位置,它并没有故步自封,而是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试图脱下FPGA供应商的帽子,转型成为一家完全可编程(All Programmable)公司。

2018年,赛灵思的雄伟蓝图掀开了更崭新的篇章。新上任的赛灵思第四任CEO Victor Peng自出场以来就一直连放大招,先是提出“以数据中心为先、加速主流市场增长、推动自适应计算”的三大战略,紧接着就秀出了超越FPGA的颠覆式新招牌——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ACAP(Adaptive Compute Acceleration Platform)。

图片 5

总体来看,异构计算已经成为大多数数据中心采用FPGA加速计算的主流方案。FPGA作为具有高度灵活性的多功能加速器,紧密结合应用需求,为整体计算方案带来更高的计算效率和更低的功率和成本。

研究机构Market Research Future和国盛证券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全球FPGA市场规模去年缓步增长至63.35亿美元,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约125.21亿美元。

图片 6

今日英特尔刚刚发布的Agilex FPGA更是英特尔多重创新实力的集大成者,和此前Stratix FPGA产品不同,Agilex更像是一个英特尔的不可分割的部分,能以超快速度和超高灵活性创造解决方案。

2018年7月13日,英特尔宣布将拥有约120名员工的美国结构化ASIC供应商eASIC收入麾下,并将其并入PSG事业部。

图片 7

长期以来,FPGA面临技术门槛高、人才少和生态不完整三大挑战。赛灵思和英特尔除了升级技术外,也开始加固围绕人才和生态系统的较量。作为FPGA领域最核心的两大玩家,这两家公司从技术到应用均在引领者FPGA的未来走向。随着赛灵思7nm芯片Versal和英特尔10nmFPGA芯片投入应用,改变AI推理的市场格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除了第一年营收受到9900万美元因收购Altera相关费用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外,从2016年到2017年,受益于工业、军事及汽车等细分市场的增长,以及数据中心市场以及其28nm、20nm和14nm工艺产品的增长,英特尔PSG全年营收持续走高,在2018年全年收入21.23美元,同比增长11.6%。

“我们将借中国创新中心在中国培育FPGA人才、孵化创业企业,并且携手中国大学以及业界合作伙伴在FPGA事业上大展宏图。”当时英特尔可编程解决方案事业部副总裁兼工程设计总经理Ravishankar Kuppuswamy表示,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将成为英特尔在中国拓展和建设FPGA生态系统非常重要的载体。

这一消息可以说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2016年成立的深鉴科技一开始选择的芯片方案就是赛灵思的FPGA,赛灵思不仅是深鉴的早期投资者,也是深鉴的重要合作伙伴。

通过这两种策略,英特尔扩展了FPGA加速平台产品组合,并与英特尔至强处理器、eASIC、Nervana、Mobileye、Atom等英特尔其他产品协同作用,用于解决从边缘到云端、以及网络转型和企业级应用中的复杂问题。

赛灵思收购深鉴科技的消息则在去年7月18日凌晨释放,由于深鉴科技是中国AI芯片领域最受瞩目的独角兽之一,该收购案在国内AI和芯片产业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突发!AI芯片独角兽深鉴科技被美国赛灵思收购)

从双方的隔空交战,我们也可以依稀窥探到二者在扩展中国市场上的排兵布阵。

通讯作为FPGA最稳定和最大的盈利市场,即将迎来5G的爆发,随之而来地即是对更大带宽和更强信号处理能力的刚需。这对在基带领域长期拥有优势的赛灵思和已建立强大网络功能虚拟化生态系统的英特尔来说,都将是未来营收增长的重要来源。

1、市场格局:FPGA市场规模预计2025年达到约125亿美元

在制程工艺方面,继在28nm/20nm/16nm三代产品领先,并在集成度和编程的模式上创造了重大突破后,赛灵思又要在今年率先将7nm FPGA交付给客户,而英特尔的10nm FPGA产品也在今日推出。就目前来看,两家公司都在遵循摩尔定律,按着持续缩小芯片尺寸的路径做研发。

图片 8

当下的科技行业几大热门新兴领域,包括AI、5G、云计算、嵌入式视觉、工业物联网等,都有FPGA的一席之地。

三、扩充实力与扩张城池:两大巨头的拉锯战

鏖战多年的赛灵思和英特尔,开始以不同的玩法迎接新机遇,在两大巨头集火猛攻之下,FPGA有望出现新的燎原之势,或将影响到整个半导体产业的未来发展格局。

深鉴科技曾推出的自研AI芯片“听涛”

以阿里为例,阿里云推出的FPGA计算实例舜天F3在图片识别场景下,能提供相当于7台CPU服务器的算力,相比CPU节约了40%的TCO成本。

图片 9

除了eASIC和深鉴外,还有一家以色列创企Mellanox在去年成为巨头争抢的“香饽饽”,从去年11月到今年1月底,先后传言被赛灵思、微软、英特尔竞标,收购价被预计为50-60亿美元,最终在3月被NVIDIA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豪掷69亿美元截胡。

图片 10

赛灵思2016-2018财年各地域营收变化

从细分市场来看,在2019财年Q3(即2018自然年Q4),赛灵思的每个主要垂直市场均取得了增长,通信业务是其中的最大亮点,营收同比增长41%。Victor Peng称这一强势增长主要得益于韩国的5G部署以及中国、美国5G部署进入准备期”。其数据中心表现同样令人惊喜,增长接近一倍。

图片 11

此外,去年12月,英特尔在重庆成立了全球最大的英特尔FPGA创新中心,并计划构建专业的FPGA培训和人才认证体系,借此打造更强大的FPGA创新生态。

同时两大巨头各自推出了不同于以往FPGA的全新FPGA产品——ACAP和Agilex。

英特尔则手持FPGA、eASIC、ASIC三大利器,逐步丰满其可编程解决方案的羽翼,以CPU-FPGA混合器件和打造可编程加速卡等产品的双轮驱动方式,在数据中心、网络及物联网正在推动其以数据为中心的业务。

英特尔可编程解决方案集团公司副总裁兼总经理Dan McNamara与eASIC首席执行官Ronnie Vasishta在英特尔公司总部外的合照。

此外,赛灵思还发布了Alveo系列AI加速卡,进一步推进了赛灵思向平台公司的转型。

相信未来赛灵思和英特尔的7nm与10nm FPGA之争、以及ACAP与Agilex的正面交锋将是一大看点。

作为AI芯片几大主流架构之一,FPGA芯片最近明显高调起来,在GPU尚未攻占的AI推理领域开始逐渐展露独特的应用价值,不仅全面进军各大数据中心,而且在IoT和自动驾驶等终端领域稳步扩充地盘。

2017年FPGA厂商的中国区市场份额

收购Altera后,英特尔引入领先的FPGA技术,并开始将FPGA技术与英特尔其他的CPU、GPU等技术和资产集成在一起,从而开拓新的高增长细分市场。与赛灵思长期专注于FPGA不同,英特尔打得是一套组合拳。

其FPGA器件主要由两类用途。一是将FPGA作为一种独立的在线加速器,预处理大量非结构化数据;二是将FPGA放在CPU旁边作为离线加速器,通过将英特尔至强处理器和加速软件堆栈无缝协作,。

一、业务布局:双雄争霸AI、5G、自动驾驶,不断收获新城池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中心手机版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赛灵思CEO Victor Peng:建议初创公司不要做人工智

上一篇:MongoDB收购云数据库平台mLab,加强其在开发者社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