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国家级物流枢纽会是什么样?
分类:运输物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瞄准国际先进水平,多措并举发展“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体系,确保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明显降低,提高经济运行效率,促进高质量发展。

2018年12月2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规划》集战略性和政策性于一体,是继《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之后指导物流业创新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规划》中19处提到多式联运,“铁路”一词出现32次,为多式联运发展带来一揽子政策红利,将在去年“公转铁”取得预期效果的基础上,掀起一股更大的铁路热,铁路多式联运的风口已经悄然形成。

物流枢纽被提升至国民经济运行高度,到了该点破问题、推进落地的阶段了。

首先,《规划》为铁路多式联运发展制定了清晰的目标。

当我们谈物流枢纽,会论及很多近义词,比如物流园区、货运场站、配送中心以及公路港等。不过,这些近义词往往只能归为物流网络节点设施的范畴,它们尚不能承担真正意义上的物流枢纽功能。

到2025年,以“干线运输+区域分拨”为主要特征的现代化多式联运网络基本建立,全国铁路货运周转量比重提升到30%左右,铁路集装箱运输比重和集装箱铁水联运比重大幅提高。多式联运等先进运输组织方式广泛应用,国家物流枢纽单元化、集装化运输比重超过40%。

真正有效用的物流枢纽,在物流网络系统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物流网络中货物的重要集散中心,它既是关系全局的重要物流组织和生产基地,又是保证物流网络畅通、实施宏观调控的重点。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物流枢纽是物流网络中各节点设施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重要环节,成为支持所在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联系纽带。

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实现与综合交通运输体系顺畅衔接、协同发展,物流规模化、组织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全面提升,铁路、水运等干线通道能力充分释放,运输结构更加合理。

物流枢纽承担了协同、整合各个物流要素的重任。从整个国民经济降本增效的角度来看,建设国家级的物流枢纽,就像多米诺骨牌的起点,驱动物流网络的合理布局,推动物流产业的规模化、集约化,进而提高物流企业的运营效率,最终达到社会物流费用的降低。

其次,《规划》为铁路多式联运创新发展指明了方向。

当然,知难行易,物流枢纽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就地方政府来说,建设一个物流枢纽,难度高于单一功能的市政工程。大到高铁站、小到公交枢纽,从市政规划的角度来说,单一功能市政规划逻辑较为清晰,而物流作为基础服务产业,物流枢纽由于不是简单的车来车往或货物仓储,牵涉产业较多,这就意味着物流枢纽的落地需要政府多部门协同推进。

我国海铁联运的比例长期低于2%,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如何结束长期徘徊不前的局面,唯有创新,才是实现行业快速发展的根本途径。这就需要我们站在行业的角度,用新的定位、新的服务,新的技术、新的业态来提速多式联运。对此,《规划》中给出了解决问题的金钥匙。

而对于企业来说,单一的物流企业个体,需求是个性化的,物流企业整体并不能简单组成产业集群,物流企业既希望能够贴近上游的制造业、商贸业,又希望拥有足够的仓储物流空间。物流枢纽要想真正发挥作用,就要满足物流企业对于区位和产业条件的双重需求。国家级的物流枢纽,需要不止一家物流巨头企业牵头推进,还需要大型物流企业协商合作,从市场角度配置资源,保证枢纽经济的活力。

1.多式联运新的视角和定位。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国际级物流枢纽?我们可以如此畅想,未来的国家级物流枢纽应当具备这几个特质:在标准化的规范下,综合考虑多种物流运输方式的特性,实现多式联运的顺畅运营;信息共享、各方基本服务信息要素互联互通,物流枢纽真正成为这一区域各要素的大脑中枢;物流枢纽建设运营对标国际先进水平,混合所有制业态广泛存在,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经营理念或先进技术发挥关键作用。

多式联运是依托两种及以上运输方式有效衔接,提供全程一体化组织的货物运输服务。站在运输本身的角度,多式联运是高质量的服务产品。多式联运串接空间上相对独立的物流节点设施,对于优化物流资源配置和空间布局,培育现代物流产业体系,形成具有整体效率和成本选择性的物流供应链服务环境和模式,具有重要作用。

事实上,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在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就已透露,目前已经在编制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推动构建国家骨干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发挥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支持保障作用。

同时,多式联运还是符合国际潮流和我国经济、产业转型要求的先进的生产组织方式,是高效、多模式、先进的服务模式。把多式联运跟相关行业、要素、场景串在一起提供的是高质量服务,是绿色物流、智能平台和开放生态,就有可能推动所有的运输方式物理性、技术性、信息化的互联,推动物流与产业在空间结构、组织模式、产业形态等方面的协同与融合发展。

破题物流业降本增效难题,先打物流枢纽牌试试!

2.多式联运新的技术装备。

《规划》中提到,要进一步提高铁路集装箱保有量,优化集装箱箱型结构,研究推广尺寸和类型适宜的内陆集装箱,适应客户多元化需求。2020年底前,试点建立“钟摆式”内陆集装箱联运体系。

鼓励建设“无人场站”、智能化仓储等现代物流设施。发展智能化的多式联运场站、短驳及转运设施,提高铁路和其他运输方式换装效率。

加强自动化控制、决策支持等管理技术以及场内无人驾驶智能卡车、智能机器人等装备在国家物流枢纽内的应用,提升运输、仓储、装卸搬运、分拣、配送等作业效率和管理水平。

推动多式联运服务、设施设备等标准进一步衔接,重点在水铁、公铁联运以及物流信息共享等领域,探索形成适应枢纽间多式联运发展的市场标准,为制定国家和行业标准提供依据。

3.新的多式联运服务产品。

《规划》提出要加快发展国内国际集装箱公铁联运和海铁联运。充分发挥国家物流枢纽的资源集聚和区域辐射作用,依托枢纽网络开发常态化、稳定化、品牌化的“一站式”多式联运服务产品,打造设备共享、设施匹配、信息互通、一体化运行的服务体系。

鼓励陆港型、生产服务型枢纽推行大宗货物铁路中长期协议运输,面向腹地企业提供铁路货运班列、点到点货运列车、大宗货物直达列车等多样化铁路运输服务;支持陆港型、港口型、商贸服务型枢纽间开行“钟摆式”铁路货运专线、快运班列,促进货物列车客车化开行,提高铁路运输的稳定性和准时性。

大力发展铁路冷藏运输、冷藏集装箱多式联运。促进消费升级,保障食品质量安全。发展铁路散粮运输、棉花集装箱运输,推动运输结构调整。

推行集装箱多式联运电子化统一单证,加强单证信息交换共享,实现“一单制”物流全程可监测、可追溯。拓展统一单证的金融、贸易、信用等功能,扩大单证应用范围,强化与国际多式联运规则对接,推动“一单制”物流加快发展。

统筹铁路箱和自备箱资源,研究建立跨边境跨区域跨方式箱使循环系统,推动集装箱共享共用,降低集装箱调空比例。

金沙城娱乐中心手机版,4.多式联运的新模式、新业态。

《规划》中提出要增强物流枢纽的价值创造能力,加快发展以多业联动、一体化运作、网络化经营、专业化服务、平台整合、供应链融合为特征的新业态、新模式。

打造“轨道+仓储配送”的铁路城市物流配送新模式,构建“外集内配、绿色联运”的公铁联运城市配送新体系。引导对接国际物流网络和全球供应链体系,支持中欧班列、跨境电商发展。

支持和引导国家物流枢纽开展物流线上线下融合、云仓储、众包物流等共享业务。

在平台开展物流对接业务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交易担保、融资租赁、质押监管、信息咨询、金融保险、信用评价等增值服务,搭建物流业务综合平台。

结合枢纽供应链组织中心建设,提高枢纽协同制造、精益物流、产品追溯等服务水平,有序发展供应链金融,鼓励开展市场预测、价格分析、风险预警等信息服务。

2025年底前,建设30个左右体现共享型、平台型、供应链组织型特色的国家物流枢纽。

5.多式联运新的政策支持。

李克强总理在11月2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必须加快物流领域‘放管服’改革,打破阻碍货畅其流的制度藩篱,坚决消除乱收费、乱设卡等推高物流费用的‘痼疾’。必须进一步加大力度促进物流降本增效,这是激发市场活力、提高国家综合竞争力的大事。”

《规划》强调,支持国家物流枢纽的运营企业通过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管理创新等方式提升运营水平。

适当下浮枢纽间铁路干线运输收费,适当提高中西部地区铁路运输收费下浮比例。研究内陆地区国家物流枢纽实施陆港启运港退税的可行性。

完善规划和用地支持政策。对国家物流枢纽范围内的物流仓储、铁路站场、铁路专用线和集疏运铁路等新增建设用地项目,允许使用预留国家计划。鼓励通过“先租后让”、“租让结合”等多种方式供应土地。

加大投资和金融支持力度。设立国家物流枢纽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重点支持国家物流枢纽铁路专用线、多式联运转运设施、公共信息平台等公益性较强的基础设施建设。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中心手机版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来,国家级物流枢纽会是什么样?

上一篇:2018上半年物流业十大热点事件金沙城娱乐中心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